主页 > 行业分析 > 行业新闻 >

从爱侣透视中国成人用品行业经济学

分类:行业新闻发表时间:2012-10-20 17:17
来源:电子商务营销作者:净果国际访问量:

亲亲我作为温州爱侣成人用品的顶级代理商、战略合作伙伴,对爱侣的关注国内鲜有出其右者。国内最大的性用品制造商之一,温州爱侣保健品公司,有可能得到深创投3亿元投资。这个消息由《创业家》首次发布,将使人们长期以来的印象发生变化——遍布大街小巷的“成人保健”狭窄的店面和廉价的红色串灯让这一行业看上去鬼鬼祟祟。

  20年来,这些成人用品的提供者默默地改变着中国人的性观念,并且改善了使用者的性生活质量。而这一行业至今没有国家标准的事实,显示其从业者的压力有多大。

  改变得还不够。与欧美国家相较(据说其40%以上的成人使用振动器),中国人还不能坦然把性用品与日常生活联系在一起。可以肯定,他们并非对此毫无兴趣。而国内大量的低劣产品制造者也对这一行业造成伤害。

  目前,全国性用品行业的年销售额大约数百亿元(有资料称为1000亿元),其中,避孕套品类占三分之一。全国有500家生产企业和大约20万家线上线下零售店,制造和销售均相当分散。随着中国电子商务的发展,天然适合网络销售的性用品行业也引起了投资界的注意,但少有投资案例出现:政策不明朗,规模不够大。

  一直努力从代工向品牌制造商转型的爱侣公司是这一行业的榜样。在它的未来业务规划里,工厂的固定资产将不再做大的投入,融资将全部使用在品类扩张、渠道扩张、体系和品牌建设上,内销比例将提高至40%。

  深创投的加入,预示着国内成人用品市场爆发性增长即将开始吗?

  爱侣

  “儿子啊,这个公司我就交给你了,你要把它发扬光大。”2000年,当吴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他31岁,刚刚在老家温州举行过婚礼。

  吴伟是长子。父亲吴振旺,生于上世纪四十年代,算是一位传奇人物。早年间,他是温州市潞城电风扇厂的厂长。据说,温州的第一台电风扇就是他亲手造出来的。上世纪80年代初,作为第一批创业的温州人,吴辞职下海。他做过贸易,开过厂,也在上海做过电机生意。吴有技术专长,有管理工厂的经验,为人爽直活泛。据早年接触过他的人说,“酒量很好,喝了酒,能哭能笑,能说能闹,满脸通红。”

  吴振旺是个强势的老头。虽然自己是技术出身,但他从来就没打算把几个孩子培养成上大学的工程师。吴辉排行老二,生于1970年。在他的记忆里,小时候父亲买卖做得不错,家里起了一栋四层小楼,是街道上第一个。初中时候起,他开始帮父亲的工厂安装送货,一个月能挣2000块钱。高中一毕业,他就跟大哥吴伟一起,跑到上海帮父亲打理电机生意。几年以后,父亲的一个下属卷款潜逃。吴家的生意和生计都陷于困顿。有传言说,当时吴家欠下外债2000万元人民币。

  “资金链整个断裂。”吴辉回忆说,“到底亏了多少,我们也不知道。但总之,全面破产。”

  1994年年初,吴振旺在温州看到一本名为《太yang与月亮》的杂志,上面刊登了一篇文章,介绍说,北京开了中国第一家成人用品商店。吴振旺动了心思。此时,他的电机生意欠下巨债不说,也一直在走下坡路。他带着两个儿子去了北京。

  吴家父子发现,这家开办了一年、名为“亚当夏娃”的成人用品店,卖的产品非常简易,但价钱却很高。“简直不是产品的产品。”吴辉回忆说,“一个皮套加一个电机,完全没有任何的手感,批发价却都要100多。不过,这个成本却很高,因为量很少。”

  任校国是亚当夏娃最早的一批供货商之一,也是中国最早从事成人用品制造的人,今年虚岁59。在他的家乡浙江省奉化市,甚至有这么一个言过其实的说法:“奉化出了两个校长,一个蒋校长,一个任校长。”很有可能,吴辉最早看到的“不是产品的产品”就出自他手。

  任毕业于浙江医科大学,曾经担任过当地医院的泌尿科医生。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他辞职下海,卖过复印机,管过纱布厂,还创办了一家名为“精益”的医疗器械公司,专门生产治疗男性前列腺疾病的仪器。1991年,中国还完全没有性保健品的概念,药店里只有避孕药和安全套。这时候,任校国抓住了一个机遇。他花了8600元人民币,托人从香港带回男用、女用各两只性器具,然后在自己的医疗器械工厂开模仿制。一开始,这些产品只能托关系在医院的泌尿科售卖,男用女用各两款,共600只,150块一个,不到一个月就卖光了。不过,就连任校国自己都承认说:“这些人工yin茎、人工yin道,你只是粗一看很像,再仔细一看,其实根本不像。”

此文关键字:净果国际|创业加盟|网店代理
招商热线

最新资讯

成功案例

小本创业项目,加盟一家火爆一家